作文周刊网,小学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优秀作文大全!
您当前的位置:作文周刊网 > 体裁作文 > 诗歌 > 正文

叶芝诗歌(共3篇)

时间:2017-06-26 来源:作文周刊 本文已影响

篇一:叶芝的诗歌

爱的遗憾一件无可言喻的遗憾,

深深藏在爱情的心中:

那些在买卖东西的人们,

那些在头顶上赶路的云,

那又冷又潮地紧吹的风,

还有荫影幽暗的榛子林,

那里,鼠灰色的水流急涌,

威胁着我热爱的那个人。

当你老了

当你老了,白发苍苍,睡意朦胧, 在炉前打盹,请取下这本诗篇,

慢慢吟咏,梦见你当年的双眼

那柔美的光芒与青幽的晕影;

多少人真情假意,爱过你的美丽, 爱过你欢乐而迷人的青春,

唯独一人爱过你朝圣者的心,

爱你日益凋谢的脸上的哀戚;

当你佝偻着,在灼热的炉栅边,

你将轻轻诉说,带着一丝伤感,

逝去的爱,如今以步上高山,

在密密星群里埋藏着它的赧颜。

白鸟

亲爱的,但愿我们是浪尖上一双白鸟! 流星尚未陨逝,我们已厌倦了它的闪耀; 天边低悬,晨光里那颗蓝星的幽光 唤醒了你我心中,一缕不死的忧伤。 露湿的百合、玫瑰梦里逸出一丝困倦; 呵,亲爱的,可别梦那流星的闪耀, 也别梦那蓝星的幽光在滴露中低徊: 但愿我们化作浪尖上的白鸟:我和你! 我心头萦绕着无数岛屿和丹南湖滨, 在那里岁月会以遗忘我们,悲哀不再来临; 转瞬就会远离玫瑰、百合和星光的侵蚀, 只要我们是双白鸟,亲爱的,出没在浪花里!

我想着你的美——这一支箭

射入我的骨中,一种狂野的思想做成的箭。 没有人能这样仰视她,没有一个人; 当豆蔻梢头刚刚绽开,一个女人, 修常雍容,还有胸脯与脸蛋,

肤色美艳,就象苹果花瓣。

这种愈加亲切了,但因为

一个理由,我想哭那已过了季节的旧时的美。

他给他爱人的诗韵

用一枚金色的发针把你的头发系紧, 把每一绺散开的秀发轻轻扎起,

我命令我的心塑造这些可怜的韵: 一天又一天,心在韵上工作不已,

从那往昔的战斗中

塑造一个悲伤的纯洁。

你只需把一只珍珠般洁白的手抬高, 扎好你长长的秀发,叹息长长;

所有男人的心呵,都得燃烧、剧跳; 暗色的沙滩上,泡沫象蜡烛一样

星星爬上夜空,夜空中露珠轻掉, 星星亮着,只是为了把你的纤足照亮。

驶向拜占庭

那不是老年人的国度。青年人

在互相拥抱;那垂死的世代, 树上的鸟,正从事他们的歌唱; 鱼的瀑布,青花鱼充塞的大海, 鱼、兽或鸟,一整个夏天在赞扬 凡是诞生和死亡的一切存在。 沉溺于那感官的音乐,个个都疏忽 万古长青的理性的纪念物。 一个衰颓的老人只是个废物, 是件破外衣支在一根木棍上, 除非灵魂拍手作歌,为了它的 皮囊的每个裂绽唱得更响亮; 可是没有教唱的学校,而只有 研究纪念物上记载的它的辉煌, 因此我就远渡重洋而来到 拜占庭的神圣的城堡。

哦,智者们!立于上帝的神火中, 好像是壁画上嵌金的雕饰, 从神火中走出来吧,旋转当空, 请为我的灵魂作歌唱的教师。 把我的心烧尽,它被绑在一个 垂死的肉身上,为欲望所腐蚀, 已不知它原来是什么了;请尽快

把我采集进永恒的艺术安排。 一旦脱离自然界,我就不再从 任何自然物体取得我的形状, 而只要希腊的金匠用金釉 和锤打的金子所制作的式样, 供给瞌睡的皇帝保持清醒; 或者就镶在金树枝上歌唱 一切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事情 给拜占庭的贵族和夫人听。

他想起了那忘却的美 当我的手臂紧紧拥抱着你, 我把我的心贴着那片纯洁—— 那世上早已消失的纯洁; 那顶皇帝在溃逃的军队中 扔进暗池里的珍贵的皇冠, 那些做着梦的女人在地毯上 用银丝织出的,只是使吞咽 一切的蠹鱼肥了的爱情故事; 那些在往昔的日子里曾是 簪在女人的乌发中的玫瑰, 那些女人走过神圣的走廊时

篇二:叶芝及其诗歌(1)

叶芝(1865-1939),爱尔兰著名的诗人、剧作家和散文家。

1923年获诺贝尔文学奖。瑞典科学学院的颁奖辞是“由于

他那些始终充满灵感的诗,它们通过高度的艺术形式表达了

整个民族的精神”。("For his always inspired poetry, which in a

highly artistic form gives expression to the spirit of a whole

nation.")这一文学界终极奖项的概括性评价,高度赞扬了叶

芝作品中民族性和艺术性的完美统一,以及他对爱尔兰及世界文化的贡献。

一、 叶芝所处的时代背景及爱尔兰文艺复兴

19世纪中叶的爱尔兰处于一个动荡的年代,苦难的爱尔兰民族挣扎在贫穷失地的边缘。这一时期的爱尔兰在政治上,政权掌握在盎格鲁――爱尔兰人手里,实际上由英国政府控制,因此,“佃农权利联盟”、“爱尔兰共和国兄弟会”等组织在爱尔兰境内组织了各种形式的斗争,决意以暴力推翻英国统治;宗教上,大部分爱尔兰居民信奉的天主教一直被英国政府视为邪教异端,爱尔兰的天主教徒一直受到迫害;经济上,英格兰大地主占有大量的土地,爱尔兰人民生活极其贫困。为了摆脱英国殖民统治,民族运动风起云涌。1845-1850年的爱尔兰大饥荒进一步激化了因宗教和土地问题长期形成的爱尔兰民族矛盾。

在这样动荡的历史背景之下,作为社会存在的反映,文学必然以积极的方式介入社会生活,于是便出现了爱尔兰文学史上著名的爱尔兰文艺复兴运动。文学家们通过诗歌、戏剧、小说、散文等多种表现形式,借助神秘主义、象征主义、意识流等多种表现手法,以爱尔兰的本土题材为表现内容,旨在深层次地挖掘爱尔兰的民族传统,从而弘扬爱尔兰民族精神,振兴爱尔兰民族文化。

自19世纪初开始,爱尔兰文学家在作品中刻划爱尔兰历史中的英雄人物、记录用盖尔语朗诵的民间传说故事,并将它们翻译成英语加以保持和发扬,此为爱尔兰文艺复兴运动的最初形式。成立于1842年的《民族报》为此类振兴爱尔兰民族文学的作品提供了平台。1891年,以叶芝为首,另有罗列斯通(T.W.Rollestone)、托德亨特(Todhunter)等南沃克俱乐部成员在叶芝寓所集会,决定以更积极有效的方式推进爱尔兰文学的培育和发展,经过将近一年的努力,便有了伦敦的“爱尔兰文艺协会”和都柏林的“爱尔兰民族文艺协会”

。这两个

协会聚集了当时爱尔兰最优秀的诗人——莱昂内尔.约翰逊(Lionel Johnson)、斯托福德.布鲁克(Stopford Brooke)、爱丽丝.米利根(Alice Milligan)、西格森(Sigerson)、海德(Hyde)、奥格雷迪(O’Grady)、叶芝和威廉.拉米尼(William Laminie)等。这些优秀的诗人集中了爱尔兰的智慧和灵光,彰显了爱尔兰民族的内涵和文化,成为爱尔兰文艺复兴运动的巨大推动力。

叶芝积极参与了这场文艺革新运动。从某种意义上讲,叶芝是这场文艺革新的精神领袖。

二、生平概述

1865年6月13日,威廉.巴特勒.叶芝出生于都柏林的一个滨海郊区——山迪蒙(Sandymount)。他的父亲约翰.巴特勒.叶芝(John Butler Yeats)是一位职业画家,热爱大自然,热爱文学;母亲苏姗.叶芝(Susan Yeats)没有读过多少书,但却富有浪漫精神和想象力。作为长子的约翰.巴特勒.叶芝,在这样一个艺术气息浓郁、氛围宽松的家庭成长,对他未来的文学创作、人生观、爱情及婚姻生活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

1868-1880年,叶芝一家居住在英国伦敦,叶芝在那里接受了基础教育。 在英国期间,叶芝偶尔会回到爱尔兰的家乡斯莱果度假,探望祖父。家乡斯莱果在叶芝的生命中有着深深的烙印。1880年后,叶芝一家从伦敦搬回爱尔兰的皓斯,叶芝在伊雷似摩斯.史密斯(Erasmus Smith)中学继续他的中等教育。热爱文学的父亲经常给叶芝吟诵诗歌,激昂的言词、高贵的姿态使叶芝对文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开始模仿雪莱和埃德蒙.斯宾塞写诗,一个剧本接一个剧本——因为我父亲认为诗歌高于其他一切体裁——我臆造出奇幻尔不一贯的情节。”【威.巴.叶芝:《自传》,第66-67页。】1883年,叶芝进入他父亲任教的大都会艺术学校“Metropolitan School of Art),一边学习绘画,一边进行文学创作。1885年,叶芝的诗作首次印成铅字,刊登在《都柏林大学评论》上。此后,便一发不可收拾,1886年发表首篇诗剧《摩沙达》(Mosada);1887年发表诗歌《戈尔国王的疯狂》(The Madness of King Goll),1888年发表诗集《莪相的漫游及其他》。这一系列诗歌的发表逐渐确立了叶芝在爱尔兰文坛的地位,而叶芝也正式放弃艺术,投身于文学创作之路。

1922年12月,叶芝出任爱尔兰文化促进委员会主席。 在任期内,叶芝推广盖尔语,保护古代文献和建筑;研究民间文化和古代诗歌;倡议并起草版权法;并且还负责审订爱尔兰新硬币的动物图案设计。

1923年,叶芝荣获诺贝尔文学奖。成为爱尔兰历史上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叶芝认为他的得奖,足以说明爱尔兰民族复兴运动正受到世人的关注。

叶芝在晚年仍然笔耕不辍,1938年4月,诗集《新诗》发表,8月10日,艾贝剧场上演他的诗剧《炼狱》。1939年1月21日,叶芝完成了他最后一首诗――《黑塔》。

1939年1月28日下午两点,叶芝逝世。

三、叶芝的作品

叶芝的文学创作形式多样,涵盖诗歌、戏剧、散文和小说,其中在诗歌上的成就尤为显著和辉煌。叶芝的诗在语言上极富美感,韵律优美,琅琅上口;创作手法天马行空,意象丰富,充满想象力;作品主题宽广,或纵论人生,上下求索,孜孜不倦;或歌咏爱情,奔放炽烈,直抒胸臆;或论及政治,嬉笑怒骂,放浪狷狂。叶芝的诗歌,传承弘扬了爱尔兰民族文化传统,凸显艺术至上的创作理念(“艺术是尘世的泡沫之外对完美人生的凝练”——叶芝),体现了艺术性和民族性的统一。

1.唱出爱尔兰的心声 ――民族精神成就叶芝诗魂

叶芝是一个坚定的民族主义者。热爱家乡斯莱果,热爱祖国爱尔兰。他在自传中曾经写道:“那爱是本能的,令灵魂自由不羁的。如果我得以保有它并从未感受到年轻爱尔兰的影响,我就在我的作品里描绘爱尔兰的更为深刻图画……感情总得到时间的辩护,思想几乎从来不能。它只能将我们带回到情感之中。”

【王家新选编,《镜中的自画像》,东方出版社,第143页。】

1885年,叶芝遇到约翰.奥雷利(John O’Leary),芬尼亚(Fenia(转载自:www.ZUOwenZhoukAn.com 作文周 刊:叶芝诗歌)n)组织的领袖。诗人后来提及这位老人对他的影响时说:“从奥雷利的谈话以及他借我或送我的爱尔兰书籍中,成就了我一生的志业。”奥雷利为叶芝的文学创作指明了

方向:爱尔兰的文学必须和爱尔兰民族密切相连。自此以后,叶芝阅读了大量的爱尔兰民间神话、爱尔兰历史故事,并从中获得了创作的灵感。他曾经说过:“我的大部分作品是建立在古老的爱尔兰文学上的……古老的爱尔兰文学成了我一生想象力的主要启发。”(1923年叶芝在爱尔兰上议院的讲话)

在奥雷利的家中,叶芝遇到道格拉斯.海德(Douglas Hyde)。海德于1893年城里盖尔语联盟(Gaelic League),该联盟致力于保存并发扬爱尔兰语言的使用。

另一位叶芝生命中重要的民族运动战友是贸特.岗(Maud Gonne),她也是叶芝一生的情感寄托和心灵伤痛。贸特.岗是一位狂热的民族主义者,她义无反顾地投入民族解放运动。在《以便黑夜来临》中叶芝如此描写贸特.岗——

“她生活在暴风骤雨中,

她心灵这样渴望,

崇高的死带来光荣,

因此她不能忍受。

生活中幸福的平庸,

而要像国王般生活”

在奥雷利等朋友的影响下,叶芝对爱尔兰民族主义产生了持久的兴趣,同时也立志要为爱尔兰创造一种新的文学。通过奥雷利,叶芝与一些倾向民族主义的政治报刊建立了联系,如《盖尔人》,以及美国爱尔兰侨民办的《波士顿导航者》和《神意周日报》等。他在《致未来的爱尔兰一诗》中写道:

知道么,我愿被视为

一个群体中的真兄弟,

为减轻爱尔兰的创痛,

大伙把谣曲民歌咏唱;

而不愿比他们差毫分……

受前辈诗人塞缪尔.佛格森(Samuel Ferguson)的影响和启发,叶芝对爱尔兰古代的神话传说产生了兴趣,并视之为民族精神和文化传统的源泉。1889年出版的《莪相的漫游及其他》充分地体现了叶芝这一倾向。《莪相的漫游》是根据中古爱尔兰语圣帕特里克(S.Patrick)与莪相的对话录和上个世纪的一首盖尔

语诗改写的。莪相是传说中的凯尔特武士兼诗人,芬尼亚英雄首领芬.麦库阿尔之子,被仙女尼娅芙引诱到神仙国度——充满活力的青春之岛、刀光剑影的胜利之岛和弥漫着倦意的遗忘之岛,在三个国度各住了一百年。三个国度象征着人生的三个时期。仙境虽好,但莪相无法忘却与芬尼亚英雄伙伴的游猎之乐,便毅然抛弃仙妻回到人间。但是回到人间后他发现他的伙伴们都已经死去,而自己也一下子变成了一位三百多岁的老人。诗歌的最后圣帕特里克劝说莪相忏悔,皈依基督教,但莪相表示自己追随芬尼亚英雄伙伴,无论他们是在地狱焚身还是在天堂欢宴。

《莪相的漫游》一扫此前叶芝吟风弄月的创作主题,再现了爱尔兰的英雄史诗。诗中的人物形象伟岸,个性鲜明,充满独立和反叛精神,但创作风格依然禀承叶芝一贯的唯美优雅,辞藻华丽,比喻繁复,音韵典雅,充满着浪漫主义色彩。这部长诗是爱尔兰民族传统和叶芝写作风格的完美结合,可以说,《莪相的漫游》确立了叶芝作为民族诗人的地位。

诗歌《谁与弗格森同去》,同样体现了这一特色——

现在,谁将与弗格森一同驾车而去,

穿越那枝蔓浓密的树荫,

到那平直的海岸翩翩起舞。

抬起你棕色的睫毛,女士,

想想那温暖的希望,别再惶惶不安。

别再侧身躲避,

执着于爱情痛苦的神秘,

因为弗格森驾驭着他的铜制马车,

统治着树荫的世界,

还有昏暗大海苍白的水面,

和那头发蓬乱,四处游荡的星辰。

弗格森是流传于爱尔兰厄尔斯特(Ulster)地区神话故事中的一位传奇人物,他曾经是厄尔斯特地区的国王。这位充满柔情的英雄人物因为迷恋一位叫奈莎

篇三:叶芝的诗歌与爱情

叶芝的诗歌与爱情

作者:程应峰

来源:《南方》2008年第07期

1889年1月,二十三岁的叶芝遇见二十二岁的女演员昂德?冈——一位驻爱尔兰英军上校的女儿。昂德?冈不仅美貌非凡,苗条动人,而且富有同情心。她在感受到爱尔兰人民受到英裔欺压的悲惨状况后,毅然放弃了都柏林上流社会的社交生活,投身到了争取爱尔兰民族独立的运动之中。因为这一点,昂德?冈在叶芝的心中平添了一轮光晕。

昂德?冈因为喜欢叶芝早年的诗作《雕塑的岛屿》,主动与叶芝结识。对于昂德?冈,叶芝不仅一见钟情,而且一往情深。叶芝这样描写过他第一次见到昂德?冈的情形:“她伫立窗畔,身旁盛开着一大团苹果花;她光彩夺目,仿佛自身就是洒满了阳光的花瓣。”叶芝深深的爱恋着她,但又因为她的高贵而感到无望,年轻的叶芝觉得自己“不成熟和缺乏成就”,所以,尽管恋情煎熬着他,他还是未向她表白。在他看来,她不可能下嫁给一个穷学生。俩人的关系因此总是若即若离。1891年7月,叶芝误解了昂德?冈给自己写来的一封信,以为她对自己做了爱情的暗示,便兴冲冲的跑去向昂德?冈求婚。昂德?冈拒绝了,说不能和他结婚,但希望和叶芝保持友谊。随后的1900年和1901年,叶芝两次求婚均遭到了她的拒绝。1903年,昂德?冈嫁给了爱尔兰民族运动政治家约翰?麦克布莱德。这场婚姻后来颇有波折,甚至出现了灾难,可她十分固执,即使在婚事完全失意时,依然拒绝叶芝的追求。 尽管如此,叶芝对昂德?冈仍然魂牵梦萦,对她的爱慕终身不渝,并以她为原型创作了剧本《凯丝琳女伯爵》。剧中,凯丝琳为着让自己的同胞免于饥荒,将灵魂卖给了魔鬼,最后上了天堂。

无望的痛苦激发着叶芝的创作灵感,他因此写下了很多有关昂德?冈的诗歌:有时是激情的爱恋,有时是绝望的怨恨,更多的是爱和恨之间复杂的情愫。叶芝“以其高度艺术化,洋溢着灵感,表达了整个民族灵魂”的诗作于1923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时至今日,叶芝的诗歌,依然让我们感受到爱尔兰幽远而湿润的土地上,有一个为爱情而伤感而迷离而挣扎着的灵魂。 《当你老了》就是其中的一首。这首诗述说着一个无望的爱情故事的同时,隐喻着英国和爱尔兰的关系。“当你老了,白发苍苍,睡意朦胧/在炉前打盹,请取下这本诗篇/慢慢吟诵,梦见你当年的双眼/那柔美的光芒与青幽的晕影//多少人真情或者假意,爱过你的美丽/爱过你欢乐而迷人的青春/唯独一人爱着你朝圣者的心/爱着你日益凋谢的脸上的哀戚//当你佝偻着,在灼热的炉栅边/你将轻轻诉说,带着一丝伤感/逝去的爱,如今已步上高山/在密密的星群里隐藏着脸庞。”这是叶芝写给昂德?冈——他一生所爱却始终拒绝他的女人的诗篇。叶芝在诗句中不言所倾慕对象的美丽动人,青春魅力,而是跨越几十年时光,进入一个虚拟世界,想象她老了的情景,含蓄地道出了自己对昂德?冈忠贞不渝的爱:曾经,爱你的人很多,现在,只有我一个人依然爱你,爱你的一切,连同你的衰老,你的痛苦。那份爱,深切热烈持久,然而,却又是那样悄无声息,甘于寂寞地隐藏在一群星星之间。

现代人的爱情,已经越来越淡忘最初的执着和永恒。“快餐”爱情,“天亮说分手”式的爱情比比皆是。越来越多的人面对爱情已经倦怠。《当你老了》所表述的爱,是一份泪中含笑的爱,绵长、炽热而又纯真,试问,现而今,又有多少人能够经得住这么长久的爱的煎熬?而当初的叶芝,不论岁月怎么变换,无论空间怎样转换,不管是欢笑还是悲愁,他始终执著地爱着的,是那个惟一的,让他怀有朝圣般心境的人。

站内推荐
最新作文
优秀作文